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时间:2020-05-05 00:25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锦利国际

核心提示

迪士尼就像内容世界的珠穆朗玛峰,信徒们向往它的高度和壮丽,都想攀上去看看。然而,不同际遇、先天条件、承...

12月9日,迪士尼在2019年全球累计票房正式突破100亿美元(2018年约为70亿美元),成为影史第一家在一年内票房破100亿美元的电影公司。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这还不包括12月20日即将在北美上映的《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也不包括迪士尼收购福斯之后福斯电影的票房。如果算上福斯今年的《X战警:黑凤凰》《极速车王》等影片。预估,迪士尼及旗下所有厂牌生产的电影年总票房约119亿美元,约人民币840亿左右,大约是2019年中国内地总票房的1.3倍。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为什么迪士尼的院线票房成绩在这个时候尤其“刺眼”?主要原因有三:

1、全球实体经济持续下滑;

2、影视寒冬下,中国影视公司倒闭潮正盛;

3、宇宙无敌、百年老店的迪士尼比谁都努力的超越自己。

但票房收入并不是这家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从以往财报数据可知,包含票房收入的影视娱乐版块只占迪士尼营收的15%左右。

迪士尼经过90年发展,打造了以IP为核心的全产业链布局,有着非常多元的商业回收体系。涵盖媒体网络(Media Networks)、主题公园及度假村(Parks and Resorts)、影视娱乐(Studio Entertainment)、消费品(Consumer Product)以及互动娱乐(Consumer Products & Interactive Media)五大业务板块,这些业务线为迪士尼的IP构建了可以复制、流转、增值的空间,使得迪士尼这个庞大的系统拥有着如同印钞机般的变现能力。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全世界没有娱乐公司不想成为迪士尼的,特别在中国。各种“打造中国迪士尼”的五花八门的公司和项目在这几年风起云涌,有聚焦实景乐园的大型文旅项目,有聚焦IP孵化的内容公司,也有聚焦“一鱼多吃”商业模式的大平台公司。

迪士尼就像内容世界的珠穆朗玛峰,信徒们向往它的高度和壮丽,都想攀上去看看。然而,不同际遇、先天条件、承受程度所带来的过程和结果都不尽相同。

初代迪士尼们基本上都折了

1、奥飞娱乐:本是“喜洋洋”,却偏要踩游戏和影视的雷

“我们的目标是做中国的孩之宝”,这是奥飞掌舵人蔡东青在2013年对外讲的故事,然后在2015年又将公司新愿景定为新世代的“中国迪士尼”。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从15年开始,发家于儿童市场的奥飞高调进军传媒、影视、VR、教育、文学、主题乐园、社交、机器人等多项领域。坐拥“喜洋洋”、“小猪佩奇”等动漫IP的奥飞娱乐在2018年全年,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滑1908.72%,其中奥飞娱乐2018年经审计的资产减值计提金额达15.0亿元。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奥飞娱乐发布了针对深交所关于公司2018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指出亏损原因为,在玩具主业发起的潮流玩具项目尝试失败,带来损失约1.3亿元;影视出海失败带来0.92亿元亏损;国内投资漫画公司的衰退带来1.1亿元商誉和资产减值、游戏公司0.32亿元亏损;此外,合作伙伴玩具反斗城和乐视的欠款合计约0.9亿元可能无法收回。

扩张和脱离IP让奥飞这个最有可能成为迪士尼的中国动漫第一股,就此沦陷。

2、乐视:迪士尼的故事只是救命稻草

2016年12月5日晚间,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发内部信,说要驱动乐视成为中国版的迪士尼。在宣布新远景的第二天,股价跌停,随后股价下跌、合约跳票、收购告吹等消息接踵而至。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2017年10月14日,乐视网巨亏16亿:7年盈利几乎亏完,贾跃亭财富缩水400亿。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对于生态化反的乐视大厦倒塌,“中国迪士尼”只是一个在生死边缘的救命稻草,期望股市或者投资公司们还能看到后乐视时代一点点盈利的希冀罢了。

3、万达:卖掉所有文旅项目

万达虽然没有公开说要成为所谓的“中国版迪士尼”,却是第一个敢于跟迪士尼叫板的中国企业,王健林曾公开表示:“有万达在,上海迪士尼20年都盈不了利。”

大刀阔斧地做了统一

近10年来,迪士尼乐园在中国迅速火爆,吸引了大量游客。王健林看到了其中的发展,在全国范围内投资建立了多个万达乐园,并且声称“好虎斗不过群狼”,表示将会建立中国的乐园产业与迪士尼相抗衡。然而,自万达乐园建立以来,乐园的流量一直都差强人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