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2)

时间:2020-05-05 01:2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锦利国际

核心提示

4月23日,在英国雷丁,皇家伯克郡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医院外鼓掌。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每周四晚八时,英国人在阳台、门前或窗前鼓掌,向医护人员致敬。...

  4月23日,在英国雷丁,皇家伯克郡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医院外鼓掌。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每周四晚八时,英国人在阳台、门前或窗前鼓掌,向医护人员致敬。部分医院的医护人员也忙里偷闲走出医院,感谢人们的支持,也为自己鼓掌加油。新华社发(蒂姆·爱尔兰摄)

  感染、死亡,新冠病毒带来的恐惧从未消失,但身着白衣铠甲的战士依然选择前行。

  “说一点都不害怕是假的,”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威尔金斯医院护士辛西娅·沙蒂说,“但这是神圣的职业,公众利益和职业伦理要求我们挺身而出……我们没有理由退缩。”

  同心护佑生命舟

  面对凶险疫情,白衣战士们勇敢冲杀,护卫着人类生命之舟。而在一个个平凡家庭中,他们也是有血有泪的普通人,是父母,是儿女,是夫妻。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

  3月20日,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宋立强(中)护送81岁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去做CT检查。为确保患者有充足供氧,医生胡世颉推着氧气瓶随行。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 摄

  3月3日,深夜,中国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外。

  一辆小轿车里,涂盛锦和曹珊分别倚在前后排,一人翻书,一人盯着手机,两人时不时聊上几句。

  这对夫妻,已在车里度过近40个夜晚。11岁的儿子只能交给老人。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

  2月22日晚,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内,涂盛锦(左)和曹珊在车内聊天。新华社记者 熊琦 摄

  涂盛锦44岁,是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区副主任医师;曹珊40岁,是同一家医院不同病区的护士。

  1月23日,武汉关闭出城交通,不久市内公共交通停运,不能回家的医院职工太多,加上前来支援的医疗队,单位宿舍爆满,酒店房间吃紧。夫妻俩做了一个决定:把机会让给其他同事,自己睡车上。

  一段时间后,医院通知附近空出酒店房间,可涂盛锦还是决定在车上过夜,“酒店到医院开车得十多分钟。遇到抢救的,那是按秒算,有这时间就可能把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3月16日,法国奥克西塔尼大区。

  即将启程的医生夫妻奥雷利安和斯特凡尼将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

  他们是夫妻,也是“战友”。作为医生,难免与病人近距离接触,面临感染风险。

  “第一批新冠肺炎患者马上入院,我们极可能被感染。孩子问我们何时去接他,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说。

  在全球抗疫战场,正是无数个涂盛锦、曹珊、奥雷利安和斯特凡尼以血肉之躯构筑起一道道生命护堤,为一个个患者争取到更多生的希望。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

  澳大利亚国家科学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4月2日提供的照片显示该组织的科学家进行新冠病毒候选疫苗临床前试验。新华社发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10)白衣执甲为苍生——全球抗疫战场医护人员群像

  3月15日,在韩国大邱启明大学东山医院,一名医护人员的上衣被汗水浸湿。新华社发(李相浩 摄)

  4月6日,中国山东济南。

  从湖北战场归来的张静静,再也无法见到深爱的丈夫和亲爱的孩子。

  张静静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管护师,也是山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成员。3月21日她完成支援湖北任务凯旋,4月5日隔离期满。当天早上七点左右,她突发心脏骤停,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她的丈夫此时正在万里之外的塞拉利昂做援建工作。

  “愿以吾辈之青春,守护这盛世之中华”,在湖北时,她这样写道。

  在地球每个角落,那些与病毒奋勇抗争的白衣战士,都是暗夜里的光芒,是狂风暴雨中屹立的灯塔,是惊涛骇浪中坚不可摧的“生命号”。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