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2016年实施健康脱贫工程以来

时间:2020-05-05 01:2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锦利国际

核心提示

”大畈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吴辰华说,“我们村的贫困户,也都有家庭医生,不光是我们,全金寨县的贫困户,都享受...

安徽省金寨县地处大别山腹地,是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的诞生地,著名的革命老区之一。土地革命时期,金寨有10万儿女参军参战,最后幸存者仅700余人,而当时的金寨人口不足25万,平均每5人中就有2人牺牲。2011年,金寨被列入大别山区域扶贫集中连片开发重点县,2015年,由区域扶贫转变为精准扶贫。几年来,金寨人民砥砺奋进,在脱贫攻坚战中,在健康扶贫领域,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尝试与创新。

——题记

2016年实施健康脱贫工程以来

大湾村映山红盛开。汪诚摄

2016年实施健康脱贫工程以来

2020年4月16日拍摄的大湾村。李博摄

要不是健康扶贫,谁知还能不能活到今天

2020年4月2日上午,大别山万里无云,潘中洋家门前的杜鹃花开了,灿若云霞。潘中洋的家,位于金寨县西北部,梅山水库上游,全军乡全军行政村朝阳村民组。这是一片红色的土地,红25军长征后,1935年2月第3次组建的红28军军部,就先后驻扎全军乡熊家河和南小涧,在艰苦的3年游击战争时期,这里是红28军的主要游击区域,一直坚持到抗战全面爆发。

潘中洋今年54岁,夫妻俩带一个儿子。儿子19岁了,在县城中学读高中。潘中洋的妻子,是他在浙江诸暨矿灯厂打工时自谈的对象,比他小5岁,安庆潜山人。他母亲前后生过6个孩子,但夭折的夭折,病死的病死,最后活下来的,只潘中洋和他弟弟两个。他母亲42岁就过世了,老父亲也在69岁那年,突发脑溢血死去。自打十多年前妻子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后,潘中洋就不外出打工了,只在家门口打打零工。

再生障碍性贫血,通俗的说法叫“白血病”,民间又称“血癌”。刚开始时,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撑不住了就在打工地附近的小医院开点药,挂几瓶水。反复发烧,乏力、盗汗、关节疼痛、脸色苍白,到最后,连淋巴结也肿起来了。这才到合肥的大医院去看。做了很多项检查,验了血,做了骨穿,很快就确定下来,是“白血病”。潘中洋一下子就懵了,感觉天塌地陷。那时他还在浙江绍兴打工,请假回来,陪妻子到省里住院、打针、输液,然后再匆匆赶回去,打工,挣钱。疲于奔命,心力交瘁,潘中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来。

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难的还是没有钱。骨髓移植是想都不敢想的,不要说找不到合适的配型,就是找到了配型,又上哪里去筹那么一大笔钱?五六十万元啊!勉强能够维持的,就是输血治疗,两个月左右输一次血,做一下检查治疗。潘中洋就两个月回来一趟,请一个星期的假,再匆匆赶回去。浙江的经济比较好,挣得到底多一点。就这么来来回回,踉踉跄跄,勉强挣扎了五六年。亲戚邻居都借遍了,外债欠了十几万元。妻子的病情却一天比一天重了,时刻有倒下去的危险。潘中洋不敢再留在绍兴,就返回了金寨,他想就是死,也要一家人一起死,但儿子才上小学,正是活蹦乱跳的年纪,让他又怎么心甘?

我问他输一次血连带着检查治疗,需要多少钱?他说最少一万元:“这在你们城里人,不算什么,在我们农村,就是一大笔钱!”

我说这在城里,也是一大笔钱!

问到现在的情况,潘中洋笑了:“现在输血治疗,基本上不要我个人花钱,政府都给报了!”他翻出一大摞单子,是几年来积攒下的“六安市城乡居民医疗保险住院结算单”。我仔细查看了其中的一张,在“人员类别”一栏上,写着“低保且贫困”,2018年12月21日入院,2018年12月25日出院,累积报销金额10502.89元,个人实际支付金额521.99元。

说起这些,潘中洋很是感慨:“要不是健康扶贫,谁知道我老婆,还能不能活到今天?”

潘中洋如今,虽然还欠着外债,但也就一万多元,努努劲,很快就能还完。他这几年为了照顾妻子,只在家门口打零工,给人家砍毛竹,拖毛竹,150元一天。朝阳村民组在海拔800多米的高山上,村里人几乎都搬到山下去了,只潘中洋和他堂弟两户人家,还没有搬迁。他堂弟前年得了肺癌,也是没有条件搬迁。潘中洋的房子,是一座二层小楼,十几年前刚盖起来的时候,在村里是数得着的好房子,门前那株高大的杜鹃,就是那时栽下的。收拾得真干净啊,装修和陈设也很现代。到底是在江浙一带经济发达地区打过工,有些不一样的做派。潘中洋的妻子程结荣,非常爱干净,潘中洋干活回来,衣服进门前就要脱下来,放到洗衣机里,天天洗,天天换。潘中洋在卧室里,安装了一台大空调,是为了给生病的妻子取暖。

热门